暴君tyrant

坤音娱乐ONER【无我 WORK】官方概念MV


两天爆肝的成品,和官方不约而同的概念化风格,求个推荐 弹幕 投币 评论嘤嘤嘤٩(๑>◡<๑)۶


链接:ONER出道大吉

吹嘘一下太太的才华 @ShaDow 
好看炸裂,自己真的是LUCKY 满满啊( •̀ω•́ )✧
大全套!超级棒!

直男眼中的坤音四子哪个最帅(۶•̀ᴗ•́)۶
隐隐感受到了岳岳的直男斩

洋哥心心念念的变🤣态角色
看似甜美实则是个切开黑的小弟
ABO 的设定
剧情向剪辑
🔗链接见评论哦

我不怕你们两情相悦
因为美好留给你们 流言蜚语我们来扛
我不怕你们兄弟情深
因为真挚感情动人 长久陪伴互安心神
但是
我是如此害怕
害怕有任何独自的一厢情愿

那就是我
我接受你们的所有
我深爱你们每一秒
却独独不选择接受你们受任何伤害
我的名字
叫做
坤音女孩

终于上传成功啦ヾ(≧∇≦*)ヾ

衣冠禽兽木子洋X切开黑灵超(ABO 设定)

剧情向剪辑,本来应该配歌词食用,但是为了赶520没做,之后会重新上传更好的版本的(۶•̀ᴗ•́)۶
然后B站今天上传审核拥堵也没在零点前上传成功,哭唧唧 o(╥﹏╥)o
而且第一次用CC的版本,压制也有点问题,也会在第二次上传时改善的

评论区看链接吧

今天五点睡觉之后十二点继续爬起来剪的视频,但是感觉零点之前好像没办法过审_(:зゝ∠)_

哭唧唧 特地在资料里面做了520的印章(╥╯^╰╥)

但是我爱你们的心是不变的!

520 ONERヾ(≧∇≦*)ヾ

病态妄想独占(视频)

每次剪视频都是在考验我对爱豆的热爱,不是第一次给男神剪视频,但是这么效率,这么从头到尾高热情,这么剪完一个还蠢蠢欲动想剪第二个,绝对是第一次啦(笔芯)

甩个链接 求个硬币弹幕评论收藏推荐(不要脸(#^.^#))

坤音大势,未来可期!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3458518


PS:如果大家多多给我小红心和小蓝手的话我会努力卜岳 洋灵各剪一个甜系或者剧情向的视频哒~

超级棒

JuanMao:

啊……终于画完这个系列了 ꒪⌓꒪

【天谕】流光和玉虚不得不说的故事(完结自己撒个花)

苏央行礼之后默默打量着这位礼教司大人,尽管性格乖僻,但是单单看外貌的确看不出来,陆渊长得是一种偏向阴柔的俊美,眉间有着散不开的忧郁,一身日常的打扮显得很是翩翩公子,是个足以让少女驻足脸红的男人。

“你是来还衣服的。那这位……”

安魂殿主事一巴掌揽过苏央,

“这是新晋的正式役,由你指导魂术的修炼,天赋很不错哦。”一副熟稔的样子,让苏央忍不住暗地里凝了一个小小的冰锥,不动声色狠狠扎进了安魂殿主事的掌心,余光瞄到安魂殿主事一瞬扭曲的面容,心下平衡了许多。

安魂殿主事状似无意地抽回了手,拍了拍衣服,

“衣服等我回去之后托人给你送回来,这个新人我就先拜托给你了,安魂殿那边我还有些事。”碰到两块撩不动的铁板,安魂殿主事打算走为上策。

安魂殿主事攥着手刚到门口就撞到了一个人,

“萧漠?你来干什么?”

“怎么是你?”萧漠也没打算等安魂殿主事回答,急匆匆进了门。

“陆渊,那边新晋的正式役又捅了篓子,石林那边爆发了怨魂潮,你随我去清理一下吧。”

陆渊听闻蹙紧了眉,马上和萧漠一起离开了,苏央就像被遗忘一样被丢在一边,他倒不是太过在意,颇有兴味的挑了挑眉,寻思自己也没什么能干的,就跟上了萧漠、陆渊两人。

石林,状若其名,奇石如林,而现在,石林离弥漫着黑雾,影影幢幢,游走着无数怨魂,黑雾中不时闪现暗紫的光芒就是魂术,苏央展翼悬在空中,俯瞰着一群流光正式役焦头烂额地清理怨魂,丝毫没有平日里高高在上的欠揍模样,就觉得心中无比畅快。

苏央欣赏了一会这难得的画面便觉得有些无聊,旋即想到神语书院上课时,那个啰嗦的院长说过,流光的魂术只对灵魂有作用,相对的,其他门派的能力多么强悍,也不能对灵魂产生任何一点伤害。

苏央忍不住自己的手痒,左手一掐唤出星芒,轻轻一挥,三支冰锥便破空而去,却直直穿过那个被苏央瞄准的怨魂,扎在了地上,怨魂仿佛丝毫没有感受到那带着杀意的冰锥。

果真如院长所说,可是自己现在已然是流光了,却不知道魂术该怎么使用,不应该啊,那老头不是说过只要拥有流光的独特灵魂,就有了使用魂术的能力吗?

苏央在心里琢磨着,收了双翼,缓缓落在地上,观察着那些正式役们,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手诀或是吟唱,但是自己似乎没有其他正式役手中的长柄镰。苏央默默回忆了一下萧奈落召出长柄镰的时候,是掌心中的紫色光雾聚成的,应该和星芒一样,不是实物,星芒是玉虚独有的星辰之力汇聚而成,那长柄镰就是来自灵魂的力量汇聚成的。

可是魂力又是怎么释放出来的?苏央不禁有些苦恼。苏央杵在一旁冥思苦想,突然感到一阵冰凉黏腻的恶心感猛然袭来,仿佛灵魂受到污染。

有什么脏东西在靠近!

苏央习惯性施放星落后跃数米,就看见一个怨魂张牙舞爪向自己扑来,苏央反射性的一挥手,一道暗芒脱手而出,击中怨魂,怨魂竟然向后踉跄了半步。苏央还没来得及研究刚刚是怎么放出的魂术,就看见那个怨魂仰天嘶吼一声,大抵是被苏央刚刚的攻击给激怒了。

苏央叫苦不迭,早知道就老老实实待在陆渊那里,干嘛想不开非要来看这个热闹,现在简直是自作孽。要说苏央今日大起大落一番已经够让人唏嘘,可现在,苏央十分迫切地想要时光倒流回清晨,回到玉虚境,去教导那些闹不停歇的小崽子们,而不是冲到碎光遗地。

那个被苏央激怒的怨魂好死不死是个厉害角色,那声怒吼,竟然让周围十来个乱飘的怨魂朝苏央围了过来。苏央擅长的法术在此刻偏偏派不上任何用场,唯一称得上“会”的魂术,就是刚刚那个误打误撞的暗芒,而且根据实际情况来看,这个魂术除了激怒怨魂,让苏央陷入困境之外,并没有对怨魂造成任何实质性伤害。

苏央倒是没有陷入绝望,他冷静看着周围,打倒所有怨魂是绝对不现实的事情,现在唯一值得思考的就是从哪里逃跑比较有可能。

可能天要亡苏央,苏央平日里无比灵活的脑袋,此刻却在逐渐空白,苏央察觉到了自己的异常,却毫无头绪,只能任由自己越来越恍惚,苏央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了,但却能清晰地看到正在发生的事情。

苏央右手轻轻一挥,一道浓重的光雾散逸出来,凝聚成了一柄长柄镰,大概是自己第一次操纵魂力的缘故,他的长柄镰不像萧奈落的那样清晰仿若实物,一直笼着一层暗紫的光雾。

他挥动长柄镰,不断施放魂术,怨魂不断被击溃,但是苏央感觉自己正在逐渐失去意识。最后的片刻,苏央只看到还有两三个怨魂朝他扑了过来,然后便是眼前一黑。只是似乎有声缥缈的“谪辰”。

等到苏央醒来,眼珠子转了一圈,发现自己应该是躺在萧奈落那个豪奢仿佛宫殿的院落里。他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却忍不住痛呼一声,腰间剧烈地疼痛让他倒回床上,他努力弯折脖子去看自己的腰间,白皙的皮肤上,一道粗长的血痂格外显眼。

苏央有些懵,怨魂拿刀捅了自己?这个故事简直比苏央听过的所有鬼故事都要吓人。苏央满心惊惧地把脖子掰回来,就看到一张陌生的脸,但是挂着和十年前毫无不同的欠揍笑容看着自己。苏央只觉得自从进了碎光遗地开始的噩梦还没有结束,苏央绝望地闭上眼睛,希望这是一场梦。

“谪辰,醒了就和我聊聊嘛。我可是听萧漠说了,你这十年想我想得死去活来的。怎么?看到死而复生的我,就没有一点点的激动吗?”

“渴,水。”苏央听到这个魔音穿耳,就忍不住偷偷翻个白眼,想开口奚落一番,却发现自己嗓子干得冒烟。

萧奈落倒是乖乖扶苏央坐起来,端了水喂给苏央。但是萧奈落这种大少爷怎么会照顾人,果不其然,苏央一下子被呛到了,咳得撕心裂肺,顺便拉动了腰上的伤口,非常的噩梦。苏央觉得要不是现在自己奄奄一息,坐起来都要人扶,他一定抽出法剑把萧奈落扎成马蜂窝。

苏央好不容易缓过来,盯着萧奈落看了许久,发现萧奈落的容貌并没有变,那种陌生感大概来自于,这张脸看上去比十年前的萧奈落年轻了十岁。

而且,现在这张脸上,挂着仿佛大狗一般讨好的笑容,无辜且可爱,但是苏央一想到这个年轻了十岁的皮囊下面是个又苍老了十岁的老妖怪灵魂,就觉得胃里一阵泛酸。

苏央压抑了一下想要喷死这个老妖怪的言辞,选了一个合适的开场白。

“我睡了几天了。”

“就一天。”

“一天前到底发生什么了?”

“说起这个,我只能说我眼光真的不错,谪辰你对于魂术的天赋可能只比我差那么一……”

“说正事!”苏央觉得他再不打断这个人的自吹自擂,下一刻所有尖酸刻薄的话就会从舌尖喷出去。

“昨日你身陷险境,激发了你灵魂反抗的本能,所以当时你应该觉得自己无法操控身体,而这种本能操控你的身体对怨魂进行了反击。但是你还没有系统的学习魂术,这样大开大合地使用魂术,你的魂力很快就透支了,所以你就晕倒了。”

“那我腰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你该记得你昨天召出了长柄镰……”

“那又如何?”

“因为一些顺序错了。每个流光在召出自己长柄镰前,会抽取一缕精魂凝成魂珠之后打入魂心,就是你的那道伤口下面。魂珠可以积蓄魂力,使魂术更有威力,最关键的是魂珠可以汇聚魂力,不会让魂力过度涌出。你昨日就是魂力过度涌出,所以很快就透支了。更何况,长柄镰是抽取灵魂到体外凝聚而成,你在没有魂珠的情况下,把近半的灵魂抽取出来化为长柄镰。你可知,我再晚些来,你就要魂飞魄散了!那个时候就是魂界女皇都救不了你!”

苏央望着有些动怒的萧奈落,心中莫名有些愧疚,他没有料到,昨天一个小小的好奇,竟然差点复刻十年前的悲剧,只是角色互换罢了。

但是情人之间总是有些矫情的,不然怎么称得上情人呢。

苏央讷讷半晌,一贯伶牙俐齿的他这次却鬼使神差得吐出了一句,

“如果我真的魂飞魄散了,十年,之后的十年你也会像我想念你一样想念我吗?”

苏央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说出了这么蠢的话,说到后面,声音都小得只有他自己听得到了,说完脸就红得不像话。其实除了羞涩,苏央还有些恼怒,他觉得萧奈落那个老妖怪一定会狠狠嘲笑这么傻的他。

不得不说,苏央还是失算了,他话音刚落,就感觉自己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十年了,他终于又感受到了这个他回忆了千百遍的怀抱,和回忆中的一样美好。

“不会的,十年前是我的错,我不该自作主张给你十年让你选择忘记我的,我发现可能比起你来,我才是更加无法忘记你的人。所以,谪辰,答应我,千万不要,不要在我的面前,魂飞魄散……”

温热的呼吸铺洒在苏央耳后,温柔的嗓音,和努力压抑的哽咽都丝毫不差的溜进了苏央的耳朵,苏央的两行热泪潸然而下。

温存半晌,萧奈落扶着苏央躺下,

“刚刚被抽取魂魄,你的身体可能得调养一阵了,好好休息吧。”

随着萧奈落的声音,苏央顿时觉得一阵困意袭来,眼睛都很难睁开,很快便沉沉睡去。

萧奈落看着苏央的睡颜,轻轻叹息一声,转身走出房间,门口,萧漠和陆渊两个人沉着脸色杵在那里。

“走吧,去安魂殿,有什么一次说清吧。”

安魂殿内,安魂殿主事,陆渊,萧漠,萧奈落各占一方,面色都阴沉得能滴下水。相对年轻点的萧漠还是耐不住性子。

“尊使大人,我实在不明白您为何如此执着于苏央,他当初不过一个小小的玉虚弟子,就算过了几十年,他也最多不过是群曜,更何况他还是……”

“萧漠,闭嘴!”萧奈落强硬地打断了萧漠。

“也没什么不能说啊,我们在座四人谁不知道苏央的身份呢。只是尊使大人,光阴漫漫,您会想找些乐子也不是不能理解,可是为何偏偏是他。”

脱去礼教司黑袍的安魂殿主事,是一位容貌明艳,身材曼妙的女子,尽管漫不经心,却不难听出满满的不赞同。

“尊使大人,您如何我都不会在意,只是最后时刻到来之时,您必须履行光阴尊使的责任。苏央身在碎光遗地也未必是一件坏事,只是魂术的教习会由我来负责,这点希望您可以同意。”

虽然是请求的话语,但是陆渊的口气却很强硬。

萧奈落垂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握着杯子的指尖逐渐发白。

“女皇陛下的脾气我想您比我们清楚的多,那些拙劣的借口恐怕根本就没有说出口的机会吧。”安魂殿主事看出来萧奈落的挣扎,轻轻压上最后一根稻草。

“那就如此吧,女皇陛下那边我自己会解决。”

陆渊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复,微微颔首之后和萧漠一起离开了。留下安魂殿主事和萧奈落两人陷入长久的沉默。

“你在这里待再久我也不会同意的,剥离神性除了女皇陛下,其他人都没有这个能力,而剥离了神性整个神就会不复存在,青帝覆灭就意味着玉虚境的崩塌,女皇陛下绝对不会同意你这么荒谬的想法的。”

“我可没这么想,我只是想将他的神性压低一些,只要觉醒不了就可以了。弑神这种事情可是业刹的专属。”萧奈落轻轻笑道,“还有,你还是会帮我的。”

安魂殿主事看着萧奈落扬长而去的背影,气的咬紧了牙。

回到自己屋内的萧奈落看着倚在床头一脸似笑非笑的苏央,觉得有些大事不妙。 

“我们这些次神在流光的眼里还真算不得什么啊。”

萧奈落的脸色瞬间变得冰寒,一直含笑的双眸也变成了蛇类特有的阴冷竖瞳,攥紧了长柄镰,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

“别这样嘛。以为我觉醒了苏央就消失了?”脸色还苍白的苏央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你们不是都直呼群曜的名字了?怎么还不知道青帝的本名就叫苏央呢。”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自我这一世开始我就知道我是青帝,我也没有打算召出翠玉烟来昭告天下青帝现世,现在的云垂并不需要一位拥有着本源神力的次神,这样的次神现世说是神迹不如说是潜在的灾难,所以流光一直同业刹合作封禁,亦或是,斩杀现世的次神。”

“哦?那你还愿意自投罗网?”萧奈落散去长柄镰,缓缓踱到床前,指尖勾起了苏央的下颚,“你该不会是真的,爱上我了吧。”

苏央环住萧奈落的脖颈,舌尖不经意划过萧奈落的耳垂,“只是听说流光的用来封禁次神的十封魂禁还没真正试过,所以来帮你看看是不是真的有用。”

萧奈落眼神一暗,“哼,你知道的倒是多,若不是方法实在特殊,这方法何至于没用过。”

“是啊,女皇陛下可真是有意思极了。不过,你真的,不打算试试吗?”

“你不后悔?”

“流光从不后悔,你说过的……唔……”